徐伟论文化地板(四)——文本稀缺,文化地板的资源特点

2017/03/18


 

狭义的文本是指是书面语言的表现形式,从文学的角度说,通常是具有完整、系统含义的一个句子或多个句子的组合。一个文本可以是一个句子、一个段落、或者一个篇章。广义的文本则指人类给自然物留下的痕迹,例如地板,是人类对树木进行加工后的产物,地板有造型、纹理与色彩,这些都可以被看作是一种文本。"稀缺"二字,代表着两种不同的含义。一个是稀有的,另一个是紧缺的。首先,稀缺资源代表着有一定的需求性和稀有性。所谓"稀缺性资源",就是少而珍贵的资源,物以稀为贵,所以有用的东西其价值一定不菲。而一些艺术界中值得珍藏的东西,它的使用价值并不一定很高,但它的历史纪念意义必定非凡。所以一些实用性不高的东西要想成为"稀缺"资源,首先数量少是一个条件,第二个条件是要有人欣赏,这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指标。想当年的和氏璧,刚出土时并没有人欣赏,而后成了玉玺却是稀世奇珍,便是如此。将文本的概念与稀缺的概念合起来,就产生了文本稀缺的新概念。

 

image001.jpg

 

对地板而言,文本稀缺与材质稀缺相对的。材质稀缺是地板界传统的观念,可以说已经形成为一种心智,不管是地板生产和营销的厂商,还是家居设计的设计师,和使用地板的消费者,都把地板的木质材质,也就是木材的树种资源的稀缺程度,作为地板价值判断的主要依据。例如,柚木比橡木要贵,橡木比榆木要贵,因为柚木的资源比橡木稀缺,而橡木又要比榆木更稀缺。但是,这种以材质稀缺为价值依据的情况,在文化地板这一品类中,被颠覆了。《怀素狂草》的木材是榆木,榆木不是稀缺树种,用榆木做成的普通地板价格平平,而《怀素狂草》的价格则是普通榆木地板的好几倍,甚至超过柚木地板也有一二倍,但是购买与使用它的消费者都十分认账,正是因为它的文本稀缺。

 

image002.jpg

 

《怀素狂草》的文本稀缺主要来源于四个方面:

1.木材纹理的文本稀缺。一棵榆树,一块榆木,想要做成《怀素狂草》,它需要达到与书法笔迹有一定相似性的程度。裁剪榆木时,就要用到特殊的加工方法,出材率很低,这就造成了文本稀缺。

 

2.研发的创新稀缺。榆木地板本来是一种物质文化产品,怀素书法是一种非物质文化产品,两者在文化地板产生之前并不存在联系。《怀素狂草》研发者将这两者相结合,使榆木地板变成了文化地板,使比较单纯的物质文化产品变成了实用的非物质文化产品,消费者对它的使用,也从物质的力学到了文化的美学,这包含在其中的创意和研发。

 

3.制作的加工稀缺。《怀素狂草》特殊的美学加工是由具有特殊书法与木工两者具备的人才能胜任。

 

4.消费的符号稀缺。在个性化时代,个性作为人的一种价值表现,稀缺也是衡量的一项重要标志。《怀素狂草》铺设在业主的家里,是一种文化符号,隐喻着主人的文化修养、文化品质。因为《怀素狂草》的稀缺,透物见人,彰显了主人个性的稀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