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伟论文化地板(五)——视觉流畅,文化地板的图像特征

2017/03/18


 

 凡是第一次看到文化地板的人,绝大多数人都会被它们的外观所吸引。好看,这是最通常与普遍的评价。好看,是日常生活用语,用视觉理论术语来说,就是文化地板具有视觉流畅性。流畅性是个体对加工信息难易程度的一种主观体验,它分为知觉流畅性、概念流畅性、提取流畅性等。其中知觉流畅性涉及个体对刺激较低水平的加工,反映了个体对知觉外部信息难易程度的主观感受。它本身并不是一种认知操作,只是一种有关认知操作的感受。例如,当看到模糊印刷的书籍,人们能够意识到上面的字迹很难看清。当一幅图片十分模糊时,人们要知觉画中的事物需要更多的努力(图1)。视觉流畅性分为观看者的主观的加工流畅性,和视觉对象的客体流畅性两个方面。文化地板在客体流畅性方面,得到了行业专家(他们具有专业的视觉加工流畅性能力)和普通民众(他们一般不具有专业的视觉加工流畅性能力)一致性的认可,可见文化地板的视觉魅力。

                                               

image001.jpg


 

 文化地板的视觉流畅性要从两个方面来讲:从作品的角度来讲,文化地板的研发与创新,有一个强大的专业团队,从观念到技术,按照科学的创新与研发路径在进行;从文本的角度来讲,文化地板都有其原型。这些原型或者来源于艺术、或者来源于科技、或者来源于大自然,它们本身就是物质世界中最有序的部分。作为原型图像,本身就具备视觉流畅的基础。因此,从这些具有流畅性的原型基础上发展出来的文化地板,保留了原型的DNA,理所当然地就具有视觉流畅性。

 

image002.jpg

 

 除了好看之外,文化地板的视觉流畅性还在于它有着高度的文本可读性。梵高的《向日葵》作为一种文本,有四个层次:即1,物质的层次,例如有画布、颜料等物质的东西;2,审美的层次,例如色彩;3,符号的层次,例如花盆、花朵、叶子;4,体系的层次。所有这些合起来,人们能看到这是一盆向日葵,而不是其他什么东西。假设有一块神奇的抹布,在梵高的《向日葵》上一抹,使《向日葵》变形,变成了(图3)右边的图像。在这图像里,物质的和审美的层次都还在,但是符号的与体系的却消失了。右图与它的原型联结的可读性只能保持到物质与审美的层次,到不了符号与体系的层次。文化地板却不同,它与其原型联结的可读性,可以超越物质与审美,进入符号与体系的层次。以(图2)的《飞鸟进化》为例,《飞鸟进化》的原型是埃舍尔的《天与水》。在《天与水》中有两种图像:一是鱼,鱼的图像从具象到抽象,再到无象,从下到上,分成为三个阶段;二是飞鸟,从上到下,也是从具象到抽象,再到无象,也分为三个阶段。鱼的退化伴随着飞鸟的进化,同样飞鸟的退化伴随着鱼的进化,两者对称,相互相成,此消彼长,隐喻进化。文化地板《飞鸟进化》以《天与水》为原型,从用线条叠加组成的叠面,过渡到由三角组成的平面,再到由立面体组成的立面,然后在由立面过渡到平面,再回到叠面,也是相互相成,此消彼长,隐喻进化。在埃舍尔的绘画与文化地板的图像之间,我们能够看到,在形式的结构与内容的意义上,存在某种内在的一致性,也就是维特根斯坦所说的家族相似性。这种家族相似性既是文化地板视觉流畅的美学来源,也是文化地板深层意义的文化来源,它使人们流畅地从对图像的观看,进入到对图像的解读,从而产生概念的流畅。

image003.jpg

     流畅对于人的思维与行动来讲都是极为重要的。2004年,挪威与美国的科学家提出: 无论是对美感还是对真理的判断,都取决于大脑思维的流畅性。事实上,更易于处理的脑部刺激能够在接受者身上产生更积极的效果。例如,一个能够被清楚读懂并理解的判断更容易被视为真理。推广至数学领域,因为熟悉问题而拥有的思想处理流畅性,也会是直觉与正确判断的几率增加。人的直觉判断可能受某种与美感有关的机制指挥,至少在解决简单数学问题的时候是这样的。不过,无论是简单的算术题还是复杂的数学题,要找到它们的答案,保证思维的整体流畅性是至关重要的。文化地板的视觉流畅性能够在日常生活中潜移默化地培养人的加工流畅性,这就是文化地板对家居环境的文化贡献。

 

image004.jpg

飞鸟进化

image005.jpg

飞鸟进化